设为首页|网站地图

24小时新闻热线:028-85171608 违法和不良信息、虚假新闻举报:028-85327203

互联网搜索 本站搜索
当前位置: 四川新闻网 > 新闻 > 文化 >
  • 青岛最贵“城中村”拆迁迷雾四问

  • 时间:2017-12-22 18:53来源:未知 作者:中国资讯报道 点击:
  • 一问:不公开不透明的拆迁谁来管一管?二问:为何断水断电罔顾国家法律法规?三问:恫吓恐胁,一个社区连续莫名着火背后有何玄机?四问:开发主体的合法性与能力置疑?

     
      近日,号称山东青岛最贵的“城中村”——崂山区山东头社区开始拆迁。
     
      城中村改造本是一件好事,一大批新千万富翁的消息也传得沸沸扬扬。然而,在这喧嚣的背后,却是好多村民苦不堪言的无奈。断水断电罔顾国家法律规定、放火打人等恫吓恐胁、拆迁不公开不透明、开发主体的合法性与能力等一连串的疑惑形成的“心结”,谁能来为村民解开呢?
     
      一问:不公开不透明的拆迁谁来管一管?
     
      面对如此好事,部分山东头村的村民却没有欣喜若狂,而是拒绝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不愿意签订协议,并为此聘请了两家外地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提供法律帮助。
     
      据律师介绍,部分村民因该村长期不公开村财务等信息,不公开村合作社经济信息,现任村委未兑现承诺,本次拆迁没有按照国家法律规定程序进行,拆迁资金来源、手续等信息未予公开,村民认为补偿不合法,担心自己房屋被拆后权益没有保障,不愿意签订协议,被威胁将采取断水断电等措施强制拆迁,村民们感到自身合法利益受到侵害。
     
      一家律师事务所律师接受委托后,已经依法向崂山区人民政府及相关部门申请了信息公开,崂山区人民政府答复将在2017年12月29日前回复。
     
      在律师函中提出:一、村民的现有房屋大部分是依据当时的法律、政策所建,并领取了相关的不动产权属证书,属于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二、本次拆迁主体和程序不符合《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规定,亦不符合原《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规定的条件;三、没有落实好所需资金以及切实可行的拆迁计划、拆迁方案,未提供已建好的安置房,甚至无拟建房屋的设计图纸,无法将承诺的安置房予以明确,村民房屋如被拆迁后权益无保障。建议政府责令相关单位停止该违法拆迁行为。
    1.jpg
     
      一位辛姓居民说,他们不是不想搬迁,而是有一系列的问号一直在困扰着他们。“我们自愿搬迁上楼后,社区剩余的土地由谁来开发,我们不知道;土地开发条件是什么,我们还是不知道。这么多的不知道,让我们怎么搬?我们真的不贪,但我们也不傻!不能稀里糊涂地就搬迁了。
     
      另外,补偿方案说,该方案是“经社区民主决策,并征求居民意见补偿完善后”制订的,但是一位50岁开外的李姓居民却告诉记者,在此之前并没有对安置补偿方案进行信息公开及召开居民大会进行讨论。另一位辛姓居民告诉记者,在此前的11月3日,社区曾经召开过党员及居民代表会议,但是也只是由社区副书记宣读了该补偿方案,并未征求大家意见。
     
      据了解,未如期签署拆迁协议的居民,是出于对现任居委会主任李发友及其居委会的不信任,对“上楼”后的生活保障心中没底。据村民爆料,李发友当年通过向每个选民发放2000元到8000元的现金贿选及承诺在竞选中获胜,并立下承诺书,“带领全村自主拆迁改造,可盈利60到80亿;公开村委收支账目,每年收支情况书面印发到每家每户,让全村监督;在原来的补偿以外,再给村民每人增加50平米住宅”等承诺。但现在,原有的承诺都已经成了浮云。现在的拆迁信息又不公开、不透明,村民想了解开发主体是谁,建房拆迁等资金从何来,相关手续办得咋样了,自家房屋市场价值如何,拟安置房屋情况是楼层、朝向等信息,均不得而知。
     
      二部:为何断水断电罔顾国家法律法规?
     
      自2017年12月山东头社区进行宣布拆迁以来,发生了经常性的大面积停水停电。一位辛姓村民反映,社区领导来跟我们村民谈拆迁协议,根本不听村民的诉求,他们说咋办就得咋办,不听他们的,就恐吓我们,威胁将断水断电,强制拆迁。“13号开始,村里就给断电断水。”一位辛女士告诉律师,我母亲躺在床上已经8年,没有行为能力,是个植物人,我们四姐妹把工作都辞掉在家轮流伺候。我母亲现在插着胃管、氧气管、气管还切开,一刻都不能断水、断电,没电、没水我母亲就有生命危险,更不用说做饭、洗漱、洗衣,看电视。但俺家从12月15日开始停水到现在再也见到一滴水,电也是不定时的停。我们现在真的无法正常生活。
    1.jpg
     
      面对律师调查,村民纷纷各其诉苦:一位王姓村民告诉律师:俺家停水停电是每天早晨到傍晚天天如此,电视看不了,水也没法烧开,空调、热板坑都没法取暖。自来水是白天黑夜都没有,停水停了十几天了,严重影响了洗漱、做饭,洗衣服、洗澡更是不行了。村民老辛说:我家停水、停电,晚上来电,电视看不了。水要到两公里以外的山上拉。另一位姓辛的村民说:水和电视五天(至12月19日)没有了,电是天天停到了傍晚才来。我们迫切要求水电畅通,恢复电视和网络,还我们村民一个正常的生活秩序。强烈要求先恢复水电。谁家过日子能离开水电,干什么都受到影响,这种土匪的做法想把我们逼上绝路!太欺负人了,让我们老百姓到哪去说理?
     
      村民们向律师说,恳请政府为我们做主,解决老百姓的生活困难。村民王华良说:我家宝宝才10个月大,停电以后孩子在家冷的直哭,这是不让我们活了,谁给他们的权利?另一位村民辛兆理说:我家已经停水、断网5日(至12月19日),让我家无法生活,别说洗漱,就是吃饭饮用的水都没有了。家里还有身体不好的老人和年幼的孩子。也看不到电视,看不到新闻了。我们经济收入的店面也停业多日了。
     
      村民们说:有关部门就让他们这样横行霸道吗?拆迁没关系,能不能听听老百姓的心声,这样的做法只能让老百姓心里结怨结怒结仇!
     
      三问:恫吓恐胁,一个社区连续莫名着火背后有何玄机?
     
      2017年11月27日,青岛高科技工业园山东头房地产开发公司在未出示任何法定证件,未按照法定程序组织召开村民会议征求意见的情况下,草率和山东头社区居民委员会联名提出了一份《崂山区金家岭街道山东头社区村庄改造住宅房屋搬迁安置补偿方案》,与部分村民签订了协议,并利用黑恶势力通过威胁利诱等方式逼迫其他未签订协议的村民与该公司签订协议。对未达成协议的村民,就动用黑暗卑鄙的进行恫吓和恐胁。
     
      自2017年12月份宣布拆迁以后,拆迁社区内部分村民的房屋,接二连三连续地着火。
     
      2017年12月1日凌晨,当时不同意签订拆迁协议的32号村民家后院起火。当时家里还住着人。接警后,消防部门扑来了大灭。2017年12月17日中午2点多,未签订拆迁协议的辛克刚家811号房屋起火,房内家具及房顶全部被烧。当时家里未住人,无人员伤亡。消防出警扑灭大火,公安出警勘察了现场。2017年12月18日上午,522号房内发生火灾。2017年12月18日上午,山东头村另一处临时建筑及一个垃圾堆起火。2017年12月20日凌晨四点半左右,山东头村东边市场又起火。
     
      村民老辛说,我认为他们这把火(指811号房屋起火)就是冲着我来的,我就住起火房子斜后面,中间只隔着一条巷子,起火时我的车子就放在起火房子侧边巷子中,他们在这放火就是冲着我的,我没有签字,他们想吓唬我。辛克刚说,我为啥不愿签协议,说来话长。他们拆迁的事情不公开、不公正,什么事村民都不知道,九年的村务也没有公开。补偿条件也不合理。签字的村民大多都是被逼的,都怕他(村主任李发友)。这次我家811号房屋起火,我怀疑也是他们指使人干的,就是想让我害怕,让没有签字的村民害怕,赶快把字签了。
     
      2017年12月20日晚上,又有两家(974号、414号)签字的村民家被不明身份人员破门而入,翻箱倒柜、打砸一通,值钱物品被抢走。部分村民反映,自启动拆迁以来,还有一些不同意拆迁的村民不同程度受到车辆被砸、车轮胎被扎、人被殴打等情形。
     
      两位参与会议的村民回忆道:2017年11月3日,在山东头村委议室内召开山东头村拆迁会议时,在宣读拆迁条件后,对提出不同意见的一位村民,村主任李发友小舅子辛克好在会场上当场辱,另一位提出不同意见的村民,则被李发友当着全部开会群众的面殴打。随后,李发友要求村民对拆迁举手表决。
    1.jpg
     
      四问:开发主体的合法性与能力置疑?
     
      《搬迁补偿协议》(样本)、《崂山区金家岭街道山东头社区改造住宅房屋搬迁安置补偿方案》以及《关于进行山东头社区村庄改造搬迁补偿协议签订等工作的通知》上都是一个名为青岛高科技工业园山东头房地产开发公司的企业。公开资料显示,该企业是由山东头社区居委会于1992年10月成立的注册资金仅有2000万元的集体企业。
     
      如果是青岛高科技工业园山东头房地产开发公司来负责这次山东头社区的改造,那么,这次搬迁安置补偿的钱从哪里来?作为集体企业,完成开发后的收益又是如何分配呢?“如果不是靠卖地给大家发钱,那肯定是靠向有钱的企业借钱。如果哪天债主上门讨债,还债的惟一办法势必还是以地抵债。”一位王姓居民忧心忡忡地表示。
     
      律师接受村民委托后向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政府发出的律师函中指出:2017年11月27日,青岛高科技工业园山东头房地产开发公司在未出示任何法定证件,未按照法定程序组织召开村民会议征求意见的情况下,草率和山东头社区居民委员会联名提出了一份《崂山区金家岭街道山东头社区村庄改造住宅房屋搬迁安置补偿方案》,与部分村民签订了协议,并利用通过威胁等非法方式逼迫其他未签订协议的村民与该公司签订协议。对拆迁主体及程序的合法性,以及村民房屋被拆除后的权益保障等问题都提出了质疑。另指出,山东头社区居民委员会长期以来还存在财务及其他村务不公开等违法情况。
     
      未签署拆迁协议的居民,有一大部分是出于对现任居委会主任李发友及其居委会的不信任,对“上楼”后的生活保障心中没底。更有一部分自称了解内情的居民认为,李发友及居委会成员这次“把社区最后的几百亩土地老本儿折腾光了,以后全社区老少爷们吃喝拉撒就无依无靠了”。
     
      在山东头社区居委会出具的一份《居民关心问题简要说明》中,看到这样的表述:“居民在签订搬迁补偿协议时,持股民证经社区现场确认后,发放确认书,领取确认书的股民享有山东头社区经济合作社50平方米商业房福利。”
     
      然而,大多数居民认为,《居民关心问题简要说明》中的“每人50平方米商业房福利,与李发友原来承诺的每人增加50平方米不是同一个概念。一位辛姓居民说,“原来承诺的是每个居民50平方米的住宅,为此还签了协议、选了房型;而签订拆迁协议奖励的每人50平方米,已经变成了集体产权的50平方米的商业房股份,也就是说,每个人只能有写字楼的股份,经营还是由居委会来经营。商业房本来就是集体共有的财产,怎么能再拿来作为补偿的条件呢?”
     
      而社区有干部近日也曾对村民“交底”:村里目前所剩土地已经无法兑现上述承诺。而根据“搬迁协议书”,每人可获得的,只是归集体所有的50平米的网点房的股权。这让部分村民担心这次搬迁之后,他们将永远成为失地农民,有沦为城市贫民的危险。
     
      而在政府未依法出面进行征收补偿的情况下,现在的开发商下一步将如何处理自己具有土地使用权证的房屋,未签协议村民也格外担心,他们大多在自己房屋墙壁上写上了“合法财产,违拆必究”,并购买安装了监控,提防自己房屋被他人强行拆除。
关于我们 | 网站合作 | 广告服务| 法律声明 | 编辑部邮箱 | 友情链接 | 网站建设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经营许可证 编号:川B2-20100027 四川新闻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09013264号-3